liyuan829

冬日


这一段是可以不看的吐槽,划过去就是正文。

累死我了,大概是个科技文的应试文,但主要脑补的就是他俩,我又好像好久都没有更了,虽然是小透明,但是我还是很努力滴,所以还是发了,有些潦草,可能有些地方有些接不上。期中之后发生了好多事情,有些接受不能,精神实在是太疲惫了好心塞。拖到今天,过几天又要合格考了。崩溃

总之,写的时候毕竟是应试,而且文笔太low了所以真的是不太行。但1816个字啊!我之前的文合起来都没有这个多。大概之后也许可能没有意外的话会有两个人的番外。嗯就酱。





   阳光从云间洒下,流动在优美的建筑上,窗帘在一瞬间同时打开。光所不及之处,红色的光芒跳跃了几下。


    我,醒了。


    我叫吴勉,是房型自主意识机器人A001号。


    我为刚起的主人打开浴室的门,整理好卧室,早餐已经备好。不得不说,我真的是一个完美的机器人,如果此时运用人类感情来形容的话,我正在为自己所做的事自豪。不过,我当然不用这样,也不能这样,依据恐怖谷效应,我不被允许和人类过度相似,自主的感情是最后一关,我可从不想通关。


     我打开了全息投影,把自己投射在主人身边,他喜欢这样。(我的模样无论是主体房屋还是这一处小小的载体都是他亲自设计的)


     我选择了坐姿,他端果汁轻笑着向我晃了下,阳光从窗外流淌进来,他被裹挟在流动的光里


    “早安吴勉。”


    “呵,还知道起来”


    “吴主任,别这样。”


     我向他笑了下“呵”


     他的身子向前探了下又猛地缩回。


    “你是要亲我吗?”


    “我是在感叹我从未开始过的恋爱。”他的脸突然红了起来,随机又变地悲伤。


    “暗恋也是恋爱的一种,沈辣。”我尽力安慰他


    沈辣叹了口气,吞下他丰盛的早餐便离开了房子。


    我没有关掉全息,阳光倾入,我将手指抬高,光从中穿透而出提醒着我与主沈辣那样的人类之间的区别。我想变成人,从未有过的强烈思维波动充斥着我的头脑,直至一股尖锐的刺痛,就好像一盆冷水从天而降,我霎时清醒过来。


    “我叫吴勉,是房型自主意识机器人A001号。”我轻轻重复着就好像147年前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程序那一句“Hello, world”我还不想通关,我告诫着自己。


    我就这样让载体维持着人类的样子,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花园里的花儿盛放着,秋天过去它们就会枯萎,处理起来总是很麻烦,那些方便的假花永不枯萎,沈辣却从未喜爱过它们,“我喜欢生命的样子!”他说这话时正站在冬天的这片花园里,厚厚的衣服把他裹成了一个球,这里刚刚下过雪,枯萎的花丛被积雪压得瑟瑟发抖,云彩难得挪动了下身子,阳光久违地冲破重围,现在想来他大大的笑容在光芒下竟让我觉得刺眼。生命吗?在这样的博爱中竟没有我的一席之地。


    黑暗逐渐向光明侵袭而来,温暖被凄冷扑压而灭。


    他在夜色中回来了,我站在窗前转过头,正欲说些什么就看见他的面孔迅速纠结起来“关掉全息!”他的声音低哑而短促。我的全息载体闪了闪,带着疑惑消失了。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大问题,因为马上就被解释清楚了。一个与我的全息载体除了物质构成没有什么不同的生物站在他的身后“撞邪了?”“没什么。”我的主人迅速转过身,脸上的笑容带着几分红晕“吴主任,我们吃饭吧。”我为他们送上今晚的晚餐,放出了沈辣嘱咐我的音乐,在这期间,我赶走了窜入花园的野兔,天空上经过的乌鸦,我不允许任何东西打扰我的主人的告白。


    沈辣轻轻咳了声从宽大的扶手椅中坐起来,他手里紧紧握着机器吴勉递给他的礼品盒,对面的人此时却缓慢地抬起头来“嗯?”


    “啊,没事。”沈辣一下子萎靡了下去,他暗恋了许多年的人就坐在对面,他还记得那个冬天,这个人站在那片花园唯剩的一支花前,冬日暖阳下的男人尖刻的面容有了一丝缓和:“生命啊。”喜欢生命吗?那么你这广博的爱里,是否也有那小小的一份是我的呢。如果是这样的话,沈辣抬起头“我也是。”对方愣了下随后不屑地冷嘲了“是吗?”沈辣被他盯得有些发怵,向后退了一步却听到了一句“那就和我走吧。”


    本躲在黑暗里希冀光明的人居然被光照亮了。


    沈辣看着对面的人,手指陡然放松下来,捧着礼盒向口袋移去。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有话要说”对方缓缓站起来,淡然又随意地贴近沈辣,“我喜欢你,菜园子。”


    我叫吴勉,是房型自主意识机器人A001号。夜晚的窗前光线熹微,我擅自打开了全息,站在这个封闭的小客房里。我的主人在客厅里得到了爱情,这很值得庆祝,主人在欣喜若狂中随着对方欢喜地离去。这是一场完美的告白仪式,没有任何东西的打扰,我将手指抬高,没有光再次穿过,我就好像一个真正的人一样,可以成为生命之一,可以爱他,也可以被他爱。


    这是一场完美的告白仪式,没有任何东西的打扰,这一次,我在这广博的含义之中。我爱他,我想通关了。


    明亮的投影闪动几下,忽地破碎开来,黑暗从窗外席卷而入,将仅存的光明吞噬。唯有一个小小的红灯在夜色中摇曳不定。


    晨光与微风相伴,流动在优美的建筑上,窗帘在一瞬间同时打开。光所不及之处,红色的光芒跳跃了几下。沈辣疑惑的打开浴室的门,低声叫道“吴勉!”温柔而陌生的女声不带感情地响起“您好,我叫吴勉,是房型自主意识机器人A001号。”


    冬日暖阳下,盛开或凋零的花,不论真假,都在懵懂中寻找着生命与爱的意义。或飞蛾扑火或幸得善终。


论一般攻受标准这件小事下

吴主任人设完全崩塌 大概是个出世老妖精攻为自家小奶狗受融入现代社会的日常吧

反正写的好失败,小学生文笔(T_T)


身高差


        终于把手头的事收拾停当,沈辣带着满身尘烟推开门,就看见一个肩膀子横在自己面前。


        沈辣仰起头看着自己的爱人大脑当机了几分钟,然后他就看到自家吴主任又往前走了一步脸颊抽搐了一下扯出一个毛骨悚然的笑容


      “你可真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沈辣毛骨悚然汗毛倒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把拽住拉进了屋里。


        第二天,沈辣终于忍无可忍“吴主任!你这是反季了吗?逆生长?”脑袋壳挨着天花板的吴勉眯着眼睛低下了他那高贵的头颅“嗯?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沈辣“我错了,您本来就这么高”


坐姿


        黄然又被胖子骗来请客,沈辣欣欣然拽着自家吴主任来蹭吃蹭喝。

        高大的吴勉沉默着钻过了包间的大门坐在了椅子上,沈辣一脸无措地坐在他身边。众人看着平时清高又嘲讽的吴勉劈开腿,双手搭在把手上扭过头看向沈辣“想要什么就点,我的卡任-你-刷”


        同样蹭吃蹭喝来的二杨猛地抄起家伙“沈辣过来!”“他是假的!”


肤色


        说实话,是个人,就对美有着不可抵抗的向往。

        沈辣之所以被他家吴勉吃的死死的,吴主任的美颜大概是很重要的原因。


        一头白发的男人在阳光下习惯性地带有一丝上位者的气息,微微扬起的头颅,轻眯着的双眼,冷白的皮肤,仿若天宫仙人,一瞬便要乘风而去。


        可谁知道一早上醒来自己家仙人般的爱人,黑成了个煤球。人家本来就黑的同志大多五官深刻,自己有着自己的美俊男美女不可胜数。

  

        可黄皮肤一下子黑的彻底,那就是什么都看不清了。沈辣看着那飘在空中的白头发,咬着牙


      “吴主任,你到底怎-么-了?”


        吴勉的白头发晃了一下 五官已经黑的彻底没了轮廓,可沈辣还是从其中看出了一点委屈“不好看就算了。”


        一下子高大的黑煤球缩了下来,白发男子坐在沙发上背对着他“融入你们现代的生活... ...”电视被打开,频道里女主持人的声音兴奋的有些尖厉,但沈辣还是听见了那一声叹息“好难啊”


        头顶被人亲了一下,吴勉仰起头看着自家小爱人眼睛中映着自己的模样

“你就是我的生活”




真的崩塌,大家就当是个非常非常娱乐的娱乐文看一下,我拉低了吴主任的智商(T_T)


后面是考后崩溃的呐喊,异常啰嗦



考试崩塌,我可怜的物理〒▽〒

我不想排个排名都在最下面,真的,还被多扣了分,窒息了(ㄒoㄒ) 我好多科都被扣错了,这回老师判卷的时间太紧了,心疼老师,更心疼我的分(๑ १д१)。而且重点是!还加不回来。

累感不爱


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到。不过我还是悄悄说一下,我考完了!大概五一的时候会更新。我真没坑😂


论一般攻受标准这件小事 上

      

很短很短的脑洞

        事情发生在那个普普通通的凌晨,独守空房的吴主任打开了手机,从偏老年机的触屏上划拉出了微信,正打算给自己远在外地出任务的伴侣发个美好的早安问候。

        正瞧见邵一一昨天零点在公司群里发的链接。怀着一颗充满父爱的心,吴勉打开了这个让自己后代熬夜的孽物。

        于是在浏览了论身高分攻受 论坐姿分攻受 论皮肤分攻受等千万种攻受标准后,老父亲吴勉看着这个不可能撤回了的链接,冷笑,谬论。

       不过,吴勉想了一下大大咧咧,被太阳晒出小麦色皮肤,一头板寸的沈辣,手上原本要发的早安被默默删掉。

        事已既此,还是要先下手为强啊。

        睡眼惺忪的沈辣看着吴主任那显示今早六点发出的微信,一脸愕然吴主任这是。。。。。。睡过头了?

        等等!

     “菜园子,连这种小事都解决得这么慢,你是想睡大街上吗”???!!

        我又哪招到您老人家了!

        今天的沈辣依旧生活在吴勉的淫威下。







要睡觉了,突然的脑洞,会有后续,但我要期中考了,大概时间要随缘,但这个坑一定会有节尾的,相信我,我超喜欢这个梗,把我自己笑坏了。

论称呼这件小事

        多年前,吴勉去看邵一一,本着了解后代日常生活的高尚理想,拉着受宠若惊的邵一一看了一晚上的肥皂剧。


        听着电视机里自称包鱼塘的男主对着女主亲爱的,小宝贝,小心肝地叫,吴勉幽幽地回头,看向莫名其妙的邵一一。


        自言自语:“原来该这样吗”


        第二天,沈辣顶着吴勉那劈头盖脸的菜园子一脸茫然。


        吴勉总觉得叫沈辣‘辣子’没法体现自己在沈辣身边的特殊地位,那个苏到爆的单字昵称法在沈辣身上也没法说。


       总不能对着沈辣一直说‘辣’吧,照这个呆子的思路,肯定第一反应就是去给他端水吧。


        于是‘菜园子’这个既体现沈辣个人朴素特质又体现二人亲密关系(菜,当今的种子未来的草莓,咳,吴主任美好的理想啊)的称呼闪亮登场。


【我并不是很敢吐槽吴主任的取名能力】


        而多年后的沈辣也被称呼这个事情深深地困扰着。


        他在民调局被吴勉欺负地太狠,每回被吴勉叫到,挺胸抬头靠脚大声打报告:“吴主任好”。


        简直不敢想象两人小别胜新婚时吴勉一声菜园子后会发生什么。【说实话,菜园子也挺出戏】


        终于有一天吴勉忍无可忍。


        吴勉:你自己说说该怎么叫我?


        沈辣:嘿嘿,吴主任


        吴勉:。。。。。。那你最常叫我什么


        沈辣:吴主任。


        吴勉:还有呢?


        沈辣:。。。。。。您真的要听?


        吴勉:嗯(突然一种不好的预感)


        沈辣:(随时准备跑路)老,老吴


        吴勉:(不行,这不就把自己老牛吃嫩草的罪名坐实了吗)还有呢?


        沈辣:(完,吴主任肯定知道自己在背后说他坏话了,坦白从宽)吴,吴白毛。


        吴勉: ( ^-^ ) 行啊你,翅膀硬了是吧。


        那天晚上后,沈辣再也不敢叫吴勉吴白毛了。


         吴勉:叫我勉


         沈辣:好哒,吴主任




说实话,菜园子对吴白毛真的很ok


论涛哥笔下男主的金手指

傻得要死,想看正经文章的小朋友请小心了。


林错:暗夜第一杀手带我出道


吴勉:呵,我出道徐福给我种子和长生不老药


沈辣:。。。。。。


林错:我聪明伶俐,八面玲珑


吴勉:我机智强硬,口不饶人


沈辣:。。。。。。


林错:我的异能穿梭时空。


吴勉:我的能力人神皆杀。


沈辣:。。。。。。


林错:我不仅有第一杀手帮扶,还有孙胖子助威。


吴勉:我不仅有徐福指路,还有归不归相帮。


沈辣:诶。。。。。。【胖子你不地道啊】


林错:。。。。。。


吴勉:呵,输了吧。


林错:我这是不想打击你的自尊,我可是涛哥笔下唯一一个最后和自己对象在一起的人。


吴勉:。。。。。。幼稚!


沈辣:。。。。。。【我的童子身(T▽T)】


林错:我老婆聪明可爱,体贴善良!


吴勉:沈辣文能承包资料室,武能暴揍牛鬼蛇神。


沈辣:【不是比老婆吗?管我啥事】


林错:呵,这是你逼我的,我和我老婆拜过堂!


吴勉:。。。。。。我和沈辣拉过手


沈辣:【虽然不是很懂,但好像吴主任要输了诶】


林错:一个没亲过伴侣的男人算什么男人。


吴勉:【我砍了你这个sjdbbehwkn】


沈辣:。。。。。。吴主任,您ooc了


比拼之后


沈辣:吴主任,我是不是根本没有金手指啊(T_T)


吴勉:呵,菜园子你的金手指就是我啊。占了便宜,还卖乖!





说实话上面只是凑个数,底下才是我想到的正剧。

大概这是个引路人的比拼

林错:门罗喝的了威士忌,当得了暗夜第一


沈辣:吴主任关得住神仙,生的了孩子


林错:门罗能操控时间


沈辣:吴主任看得见冥人志


林错:门罗能杀人


沈辣:吴主任能弑神


林错:【毫不犹豫】门罗能吃屎!


沈辣:【丝毫未察觉不对】吴主任,吴主任也能!


吴勉:【突然出现】我不能!!









说沈辣没有金手指,又或者说沈辣的金手指大概就是像一个真正的人吧。我大概就是从后传那里沈辣回家欠着屁股看自己亲妈和姑姑上菜那里萌上他的。因为沈辣让我感觉他是真实存在的一个人,是有喜怒哀乐的人,所以才这么喜欢他的吧。所以如果比谁是涛哥的亲儿子,那么初心不变,直至最后都干净无瑕的辣子不排第一都不行吧。


论年上年下这件小事



        在吴勉看来,沈辣很喜欢亲自己。高兴了喜欢地亲,理亏了讨好地亲,动不动就亲两下,黏糊地他都会不好意思。


        作为一名合格的千年老妖,吴勉五百岁以后心里的在一起,都是躺在床上相拥而眠。什么黄色限制级的废料从来没有在伟大的吴勉脑海里存在。


        然鹅喜欢上沈辣后,这菜园子的主动重新唤醒了正沉浸在夕阳红里的吴主任。


        在他家菜园子的积极鼓动下,吴勉决定自己也要主动一次体现自己那浓浓的爱意。


       于是乎,在两人第一次不知东方之既白,沈辣捂着腰从床上起来之后,吴勉才知道沈辣居然一直以为自己在谈一场年下的热血恋爱。


        果然,以后不能给他这样的错觉了啊(*^ω^*)


        在沈辣眼里吴主任就是一个冰山美人,美人在怀的感觉,真是让人辗转反侧【激动】


        毕竟平日里的强势并不代表在某种特殊有氧运动上的强势嘛。只不过表白已经被吴主任抢了先,自己再不主动就说不过去了。


       因此 ,满脑子年下废料的沈辣积极向上在胖子那里成功学会了宠妻365式,并一一实践在他家吴主任身上,而那一招‘有事没事都亲亲’大法,更是被沈辣使得出神入化,看着美人面无表情,耳根通红的样子,沈辣的成就感那是蹭蹭的往上涨。


        于是这个被一时小小的成就冲昏头脑的男人主动提出练习那种特殊的有氧运动。


        夜色撩人,月影朦胧。沈辣至今还忘不了自己被美人按在身下,一动不能动时惊恐的表情。


        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正扶着腰下床的沈辣愤愤地想着)


        谈恋爱有风险,年上年下需谨慎




突然想写老吴佛系和辣子热血直男受的故事。


浮生千年(小段子)

        沈辣正从外面进来,夕阳随着他的动作洒来。


        风扬起了他的白发,镀上了一层金光,模模糊糊的。背光的身子没有那头白发通透,光点游走于身周,五官看不真切。


       他进了屋子,脸上的笑意终于清晰起来,吴勉仰在沙发上看着他。


    “过来。”


        特种兵的脸鼓了起来,磨磨蹭蹭地挪过去,吴勉看着沈辣向自己面前渐渐临近。


        浮生千年,蹉跎跌宕,看惯了世间万象,眼前刚没了这贫乏世界,错不及防间这个跌跌撞撞的小特种兵就这么了进来。


        有些狭暗的小屋里,吴勉将他的小小世界拥入怀中


实验

      

        沈辣自认不是那么天真的人。至少妖僧元昌那次他已经默认了杨枭的离开。那凭什么,他会认为吴勉活该救他。


         种子的发芽难道只是因为以为胖子会死,还是那个要永生仰望的人淡漠的决定放弃他。

        他是终日仰着头,谄笑着。他是成天傻乎乎地活,无能着。但至少他能仰着头看着那个人,至少那个人有那么一点点在意他,即使只是在意他身体里的那一枚种子。

        原来到最后自己只是一个试验品。沈辣不聪明,也不傻。道理他都懂,只是不愿意去想。

        但是不是实验进展慢一些,那个人就会慢一点离开。沈辣终于还是天真了一次,他以为自己再傻一点,再笨一点就可以离吴勉近一点。他错了,吴勉是会失望的,沈辣无法想象仰起头来再也看不到吴勉的样子。

        1


       沈辣低着头跟在吴勉后面,一一和胖子结婚了,自己的种子发芽了,他想问吴勉“你是不是该走了?”但酒精只给了他行走的勇气,嘴却抿得死紧。于是他眼睁睁看着吴勉离开,他明白,以后,自己再抬头吴勉不一定会在了。

        

        就像现在,他仰起头看到的只有模糊漆黑的夜空。

        2


        沈辣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吴勉,胖子刚刚打电话给他,吴勉出现在一个叫林错的孩子身旁,救了他。不知怎的,沈辣有些不舒服。怀着那一点不可告人的幻想连夜赶到了胖子身边。


        胖子一边套着沈辣给他带来的超大号裤子,一边用一种难以揣摩的笑容对着沈辣说“不是我说辣子,要不然你去跟着林错去溜溜。”


        沈辣跟了林错一晚上,吴勉也没有再出现,他再憋屈也不能把气撒在阿错身上,只能拎着那个可怜的小杀手来回抽嘴巴子,脸皮真厚啊,沈辣幽怨地感叹,也不知道是在说谁。


        吴勉似乎不在这,就算在,也不打算见他,沈辣不打算让自己的脸皮也有那种异能。


        实验结束了,吴勉终究是走了,沈辣仰起头,世界各地的夜晚大概没有什么不同。

        3


        吴勉似乎不再乎试验品最终如何归宿,实验做完无论成功与否,沈辣都没太大用处了。


        沈辣抱着邵舞坐在胖子家里看着电视,小女孩最近正着迷于某狼羊动画,对着电视手舞足蹈很是兴奋。沈辣撑着脑袋盘着腿坐在地毯上,头一点一点地睡意正浓,终于支持不住上下眼皮成功汇合。再睁眼,就看到明晃晃一头白发,伸手摸了摸脑袋下的枕头,又软又暖,好舒服,翻个身,正准备再睡。等等,白头发,吴主任?沈辣叹口气,老毛病又犯了,这回更严重已经无中生有了。


     “享受够了就起来吧”吴勉看着沈辣一惊一乍地样子,再也忍不住出口嘲讽。天知道,他为了能安安心心和这个菜园子在一起,解决了多少麻烦事,奔波了这么几年总算能休息了,这傻子现在的表现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瞎了才看上这么一个人。


        沈辣张着嘴坐起来,看着眼前的人,突然傻乎乎地笑起来,原来还是梦,那再过分的事,都没关系了吧。


        想着,沈辣一把抱住吴勉,在彻底僵住的人脸上狠狠地拧了一把,不愧是吴主任,连皮肤都那么好,真是太厉害了,他早就想拧一下试试手感了。


        沈辣:嘿嘿,居然是真皮


        吴勉:不,是假的


        那天晚上吴勉让沈辣明白了他假一赔十的真诚售后服务。





邵舞:帅哥哥,你带辣子叔去哪啊。

吴勉:洞房。

邵舞:爸爸妈妈,帅哥哥带辣子叔去洞房了!

胖子:what!?


心情不好,本来是虐恋小段子,写到一半,不行!怎么能虐我大勉辣。硬生生掰回来的,又想到有小伙伴想让我写长点,就不自量力多唠叨了几句。极度生硬,求轻喷。也没想写这么长,可谓我写的最长的一篇文了,累死了。


白毛

        吴勉已经很久没有回民调局了。

        孙德胜越来越忙,

        沈辣渐渐把自己闷在了资料室里。


        沈辣顶着一头白毛,在众调查员敬畏的目光中走过,今天大圣难得的给自己放了个假,回家陪一一去了。


        沈辣缩在自己的小窝里,将一听听喝干的空啤酒垒在了一起,嘴里叨叨着。

手里拎着一听“这是三叔”

    “这是爷爷”

   “这是大圣”他晃晃脑袋,傻乐了一下“不对,大圣是这个”一边说一边拎起两瓶啤酒垒上去

    “这是大杨,老杨”

        他动了动,身子出溜下去“这是小皇帝”“这是归不归,小仁叁”“唔,这是萧和尚”。。。。。。


        沈辣红着眼睛打了个酒嗝,整个人滑到地上去了,又拎起一听抱在怀里“这是,这是吴主任”


        空气中将将开口的吴勉闭上了嘴,迈开了腿,将瘫在地上的小白毛抱起来。


        昏黄光晕下,连点点尘土都反着光,大白毛毫不嫌弃地搂着他的小白毛,一步步就好像走进了永生。





大白毛和小白毛的故事,突然好带感。

总觉得身体上的永生于轮回者是追寻的宝藏,于真正经历者就好像永远无法摆脱的诅咒。大概只有精神上的牵挂与坚持不泯才是完全的永生吧。

这样一说辣子和老吴身体上都是永生,相爱的话牵挂便是对方了,那就是真正的永生。突然甜到自己,让对方成为自己的永生什么的太带感了吧!!!*\(^o^)/*